书本侠 > 都市小说 > 百万调音师:我只好亲自上台了! > 第213章 什么才是戏腔?!学会了吗?!(求订阅~月票!)

第213章 什么才是戏腔?!学会了吗?!(求订阅~月票!)

    视频一转,电脑的界面便敞开在视频中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。

    刚刚李少杰这一波学位碾压,学识碾压。

    确实令人说不出来话!!

    但这样,是没什么说服力的。

    错的只是古风圈,错的只是邓玉君。

    错的是流量至上,拜金主义,劣币驱良币!

    而并非是被误导了的大众。

    大众成为消费传统文化的帮凶,怪只能怪这群毫无底线的引导者罢了!

    关键的问题,并不是如何羞辱邓玉君,而是要让大众知道,音乐人在面对所谓【传统文化】的时候,该怎么去做!!

    拿出作品!

    于是,很多网友们,便看到视频中,出现了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《燕归巢》!

    视频中是两位女性,左边的女孩居然是周媛媛,身着一身现代服饰!

    而右边的,不少观众惊讶的发现。

    居然是李少杰战队里,那位戏曲出身的小姐姐陈君如!!

    一时间,不少网友甚至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【哈哈,杰哥这是泄露后续表演的作品吗?】

    【实锤了,召集人给学员开小灶,剩下的大兄弟小姐姐表示委屈。】

    但笑呵呵吃瓜的毕竟是少数。

    一名流量网红的粉丝,无论是战斗力,脑残程度,亦或是数量,都是一个令人心惊的巨大数字,不断硬洗邓玉君,辱骂李少杰的人一大堆!

    可是无论如何,杰哥的小课堂都在继续进行着。

    即使是一大堆人在辱骂,视频还是继续播着。

    视频上的字幕浮现,李少杰的声音出现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为了告诉你们,所谓的【戏腔】不只是京剧,所以,我这一次在流行音乐中融入的唱法选择了越剧,如果不懂啥叫越剧,别问我,自己去百度!”

    旋即,古筝便响起!

    “人面~~桃花!”

    陈君如身着越剧戏服,手执浆叶扇,巧笑嫣然,眼波流盼。

    “春风~万里~~”

    这种甜美,不矫揉,不造作。

    戏妆也格外的清丽。

    粉色的妆,仿佛真如人面桃花交相辉映一般!

    甜美的笑容与温润如水的眼眸,真正的表达出了什么叫做戏曲的精髓!

    唱念做打中,除去武生的打,这便是“做”!

    戏,是演,是舞蹈化的形体动作!

    中国的戏曲是综合性的艺术,美术,服饰,思想,文化,武术,歌唱,念白,音乐等多元化的有机结合!

    何为真正的戏味?

    便是这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皆入戏!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讨厌的停顿伴随着李少杰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很多人误以为戏腔便是京剧,认识的不仅不到位,而且故意模糊定义混淆是非,所以,这一次,选用越剧来制作,让大家感觉一下同为旦角,何为不同的质感。”

    道理我都懂。

    你别解释了。

    可以让我们听歌吗?

    不少观众忍不住吐槽着。

    但其实,解说并没有过于割裂。

    音乐响起。

    周媛媛微笑的轻起歌喉。

    “雨后江岸天破晓,

    老舟新客知多少。

    远山见竹林芳草,

    晨风抚绿了芭蕉”

    这回李少杰并没有打断演出。

    而是在旁边制作了字幕。

    【现代流行歌曲的歌词,通俗易懂远比词藻堆砌却不文不白不伦不类来的好,而周媛媛完全的流行唱腔,也告诉各位,这是一首中国风的【流行歌曲】而并非戏曲。】

    【那么,用越剧戏曲的唱法来唱流行歌曲,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】

    另一边,陈君如眼波流转间,非常自然的捻起花指。

    女性的温润美丽体现的如此细腻,并不感觉任何的矫揉造作。

    “寒梅落尽把冬了,

    衔春的燕想归巢。”

    温婉甜美的越剧唱腔,在陈君如巧目顾盼中,如春风细雨。

    发源于浙江嵊州,发祥于上海,繁荣于全国,流传于世界!

    越剧,在发展中汲取了昆曲,话剧,绍剧等特色剧种之大成,经历了由男子越剧到女子越剧为主的历史积淀演变后。

    被陈君如轻轻唱响。

    “沿途的景,牵挂的人,

    两情迢迢~”

    而李少杰旁边打出的字幕解释,更是让人对李少杰之前说的话恍然大悟!

    【独特的咬字,以及这方言,虽是流行,但唱法却竭力还原。】

    【寒(huan)尽(szin)衔(yan)春(cun)想( siang)人(sren)情(sin)】

    柔美的戏腔真正的如波澜般洒落。

    虽然首次听咬字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种温润与柔美,却让不少观众们感到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舒适!

    “柳叶桨溅桃花浪,

    汀州里鹤眺远方。”

    周媛媛仿佛隔空与陈君如对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今一古唱归期,当真让人感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睛仿佛在闪烁着亮光。

    “饮一盏岁月留香,

    唱一曲往事飞扬!”

    即使来到了情绪递进翻滚的地方,陈君如这越剧戏腔,也仿佛温润的如同滋养万物的水儿一般,绵绵流淌。

    “山水间歌声回荡,

    回荡思念的滚烫。”

    周媛媛深情的用流行唱法演绎着歌曲。

    而此时,周媛媛的背后淡淡的氤氲出了陈君如那如花的笑靥。

    “去年的家书两行,

    读来又热了眼眶~”

    这古今的切换,并不感觉如何突兀。

    像是隔着不同的时空,诉说着同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游子。

    家书。

    燕,归巢。

    “云水边静沐暖阳~

    烟波里久违的故乡~

    别来无恙~”

    轻轻的,陈君如开口,两人仿佛再一次隔空对视。

    仿佛百年前的她在等待远离家乡官人的书信。

    而她,则是在忙碌的今朝怀念着生长的故乡。

    “你在心上~”

    戏曲的唱腔,是指演唱的旋律。

    而唱法,则是指特殊发声方式的共鸣位置。

    可这一出越剧流行,却从旋律,到唱法,都非常的还原!

    明明是流行的旋律,在和声的编写上,对越剧的还原度非常高!

    很快!

    间奏之中,陈君如轻挽衣袖。

    最为经典的越剧念白随之念起!

    “从别后,忆相逢~”

    “几回魂梦与君同!”

    这一首酥脆的《鹧鸪天》念白!

    词,与腔,与歌曲的内容,意境,相得益彰!

    蓦然,陈君如仿佛看到了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双眼闪烁着惊喜,一颦一笑间,激动且温婉,如江南水乡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“众里寻他千百度。”

    翘首盼兮,轻掩团扇。

    “蓦然回首”

    浙江嵊县方言与上沪那吴侬软语相结合的咬字。

    将温柔深深植入骨髓里。

    “那人,却在灯火阑珊~~~~处~~”